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懷舊


懷舊是一種情懷,是看著曾經那些傻瓜相機拍的泛黃照片發呆的感覺,有的人已經只能永遠在記憶中存在了。生命只有一次,在有限的生命裏回顧每一個過去也是件幸福的事情,年輕的時候會在作文中寫時光飛逝歲月如梭這些話,其實當時哪懂得這些詞語的維他命真正含義,而今,是真真切切的體會到才方知殘酷。

有的人仿佛就在昨天,甚至覺得昨天才在一起吃飯和上課,在宿舍打鬧,在圖書館看小說,在球場奔跑,學生時代是一個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候,哪怕幼稚,哪怕叛逆,卻是最完全的自己。可以暗戀某個人,可以討厭一個人,不用去講話,也可以和一大幫喜歡的朋友散步談心。而抬頭看窗外,物也非人也非。只有那些青春的面孔仍然清晰在記憶中。時光永遠不可能定格,值得回味的瞬間只能定格在心裏。懷舊就像一杯冒著熱氣的凹凸洞咖啡,香氣逼人卻帶著些許苦的味道,每個喝過的人感覺又怎會相同。我喜歡每一個美好的過去,人都會自動的屏蔽掉那些不愉快的回憶,當能夠想起來的,自然都是那些美好的。或許是一個溫暖的擁抱,或許是相戀時的纏綿悱惻,或許是好友的親密無間,這些已經足夠了。

現實總是很殘酷的,沒有想象的美好,卻比想象的殘酷,長大了才知道這個世界沒有白馬王子也沒有白雪公主,當然也沒有那么多惡毒的後媽。是緩緩的前進,慢慢的疼痛,不留痕跡。既然每個人都有選擇生活的權利,那么就沒有必要幹涉別人,這個世界已經有太多的雷同了,就盡量活出新意吧。小學時看魯濱遜漂流記,無比羨慕那樣的旅行社經曆,中學時代瘋狂迷戀三毛的書,覺得她就是那個活出新意的人,有一座屬於自己的心靈城堡。現在卻也明白,大多的人基本都是過著每天重複的生活,幸福就是在重複的生活中能尋找到樂趣。好似漂流時在水裏翻滾,覺得快要被淹死了,又沖出水面飄上來,絕望中的希望。小說中寫青春是一場大雨,淋過一場還想再來,人生何嘗不是。
PR

珍惜現在,活在當下


春節以至本以暖,一場瑞雪天降寒,走親訪友疑無路,踏雪尋歌別樣情,鄉間田野雪茫茫,一望無際白衣裝,林木虯枝風中搖,孤影賞雪前無跡,飄渺仙蹤何處尋?

聽著踏雪的歌聲,慢慢走在鄉間田野的耳鳴小路上,雪下得很大,本來是要走大路的泊油路,突發奇想,為何不趁著白雪還沒融化之際在田野的小路上漫步呢?

輕輕的落腳,怕把雪兒踩痛,鄉間的田野啊,是那麼的廣闊,沒有高樓的阻擋,給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,閉上眼盡情的享受田野裏揮發出的淳樸氣息。不遠處的幾棵老樹裸露出本性的枝幹,枝幹扭曲顯得無限的抽象,像一位年老的尊者俯瞰著玩耍的孩童。田地裏的小麥已被瑞雪覆蓋,有幾處被野兔之類尋食的動物刨開,露出幾點青色,給一片孤寂的自然平添了幾分詩意。

步法隨著眼睛愉快的向前,記得年少時,就在這片田地中勞作,春天跟隨父親給返青的小麥灌溉,依稀記著父親母親用肩膀扛下二百多斤的柴油機,母親把水帶平鋪到田地,父親則揮動力氣將抽水機搖起,片刻河裏的清水便流進田地,作為莊稼人父親對待田地是一絲不苟的,種地就像在完成一項美麗的工程,那時的我無憂無慮的隨著水流在田地裏玩耍,從不顧及父母的勞累。

春暖花開,總是喜歡田野的味道,大大小小的溝渠中總會長出一些不知名的花兒,有粉紅的,有紫的,有黃的,交相呼應,像是給生命複蘇的贊歌。土坡上的青草也長的很茂盛,此時的我會牽著我家的老牛,悠哉的尋找綠草中生命的跡象。

夏天是炎熱的季節,夏天的熱是對生命的一種升華,田野裏的花兒,草兒,都在熱情的享受生命中的高潮,此時的莊稼更是顯得無比的嬌綠,田地裏的小菜園也不忙時機的結出紫色的茄子,綠色的辣椒,剛剛上架的黃瓜也連忙結出手指長的果實湊著熱鬧,黃色的南瓜花散發著淡淡的牙醫幽香,等待著蜜蜂蝴蝶的授粉,作為莊稼人享受不到空調的吹拂,依稀記著跟隨母親在棉花地裏給棉花打心,忘不了母親臉上的汗水。

最熱的時候當屬收割小麥的時候,炎陽高照,收割機在那個時候還屬於田地裏的奢飾品,鐮刀不容置疑的成為了首要工具,忘不了父母頂著日頭在田地裏勞作,那是我卻和一幫志同道合的玩伴在池塘裏盡情的玩耍,最愜意的當屬夏天的晚上,同相鄰坐在天井裏乘涼,看著天上的星星,聽著老人口中的故事,忘不了奶奶講的麻雀變成媳婦報恩的故事,忘不了弟兄三個分家的故事,一件件有趣的事情,一件件童年的回憶都在隨著時光流逝。

雪地茫茫,再往前就是一條貫穿南北的人工河,此時的河流已經冷固成冰,枯黃的雜草在河坡上被雪覆蓋,順著思緒慢慢走上沒有變樣橫跨東西的磚橋,依稀記著這座橋,這座橋是通向姥姥家的捷徑,每次去姥姥家,都會有甜甜的糖果,都會有香香的瓜子,一個桔子,一個蘋果姥姥都會變戲法的從吊在梁上的竹籃中取出。

秋天是豐收的季節,玉米結出金黃的果實,一個個玉米棒子結結實實的露出黃色的微笑,仿佛在訴說秋天的豐收,以前高傲的高粱,在秋天面前也不得不垂下頭,聆聽土地的歌聲,田裏的蛐蛐此時是最為活潑的,吟唱著秋的贊歌,依稀記著姥姥從玉米地裏選出嫩些的玉米棒子,扔進燒火的灶火中,不大一會一個個芳香的略帶糊味的玉米便新鮮出爐了,忘不了姥姥看著我狼吞虎咽的吃相微笑,忘不了姥姥推拉風箱的身影,忽略的卻是姥姥頭上的白發。

漫步雪地,回回頭看看走過的足跡,歪歪曲曲,是不是走在路上不得知,腳步踩在哪裏哪裏就是路吧,前面的路分辨不出,是啊,分辨不出,前面的路就是我們的人生路吧!不知該如何下腳,惟一慶幸的就是心中還有一個方向。

冬季的記憶留給我的是煤油燈的回憶,姥姥的小土屋總是那麼的溫暖,火紅的爐膛在角落裏透著絲絲溫馨,在炕上的窗臺上煤油燈散發著黃暈燈光,這光是那麼的柔,那麼的暖,在這愛的燈光中聽姥姥講述戲裏的故事,每當我調皮不睡時,會吃不聽話小孩的怪獸大馬虎變成了克星,窗外呼呼的風聲就成了馬虎的腳步,嚇的我趕緊入睡,這些現如今都成了我的回憶,姥姥已經作古,老房子也被舅舅翻新了,隨著年齡的增長,姥姥的影子也越來越模糊。

在雪地裏慢慢的走,漫無思緒的遐想,看到散布在田野裏的座座孤墳,突然無限的惆悵,生命啊,生命,在歲月面前是那麼的無奈,那麼的無助,孩子出生了,父母就會老去,太陽出來了,星星就暗淡無光了,生命是一種奇跡,更是一種曆練,珍惜現在,活在當下,聽!踏雪的聲音還是咯吱,咯吱的……

艱辛滿路


小時候,曾經天真的有過很多很多的夢想。在那一刻,會是很甜甜的感覺。

當我越來越大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並不是走在長滿鮮花的bioderma matricium路上,也並不寬敞。那裏有亂石,有泥灘,荊棘,每一步都讓人都很艱難。現在想來,卻依然曆曆在目。

到了我讀初中的時候,我的心裏懷著對生活的憧憬,充滿對學業的渴望。後來,發現自己想錯了。那時候,我最最怕的就是開學。每到開學的時候,因為家裏的原因,沒有足夠的學費讓我坦然的走進課堂。一兩個月都沒有那嶄新的課本。不能讓我和別人一樣快樂地聽老師講每一堂課。因為沒有課本,我聽著老師說那不太懂的天書,痛苦煎熬著每一節課堂。

後來,我的班主任破例把那我夢寐以求的課本送到我的手上的時候,我的心竟然流淚了。我的學費依然沒有交齊,班主任一次一次催款,我也一次次難為情的的bolt embroidery說,等我家的棉花賣了吧,等我家的稻穀賣了吧。直到快要到假期了,老師說,你家的棉花還沒有賣嗎,我,無言以對。

那時候我吃著全校最差的飯菜,不是我舍不得,而是因為沒有錢。每到就餐的時候,我就會沒有食欲。那時候的秋天我們都喜歡赤腳上學,到了天氣涼的時候,同學們都穿上了鞋,而我依然沒有鞋穿。。。

於是,嘲弄和嘲笑就像雨下滿我的天空,我多麼渴望生活的陽光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熬過那些日子的,低落的情緒就像回不去的陰霾。自尊心受損,鬱像和自卑便接踵而來。我不願意和別人交往,不是我喜歡孤獨,習慣一個人靜靜的做著自己的事情,把所有的苦默默承受。

於是,我害怕讀書,成績自然也不會很好。中考失敗在情理之中,我的心沒有失落,倒有一點點慶幸。

後來,懵懂的我決定走入了社會,我決定要用自己的雙手,改變這個貧窮的家,拯救我的人生。我走過全國很的地方,那裏都留下了很多很多艱辛的足跡,我沒有感到累和苦。我已習慣了品嘗生活給我的每種滋味。我知道,自己選的路,即使跪著,也要走完。我沒有被脆弱打到,我的心變得很堅韌,因為我是男人。

如今,雖然我得到沒有值得驕傲的成功,但我也可以昂起頭做人,用自己的carbon resistance雙手也能撐起一片天。我的執著,我的希望,源於那些刻骨的疼痛。支撐我的信念,從不曾減弱。在這片並不好走的荒野,我要踏出自己的路,縱然不去奢望有多麼寬廣。

風來了,下雨了,不能停歇。我知道,我還要前行。。。

カレンダー
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[03/17 adakbhek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